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时代彩票网:指环披肩背后的代价如此血淋淋……让我们一起说不!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10-27  【字号:      】

  10月18日,两名中国女性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国际机场出境时,因涉嫌携带多条含有藏羚羊羊毛的披肩,被印海关查扣并起诉。

  

  中国新闻网官方微信截图

  藏羚羊,你们并不陌生吧,还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灵活敏捷的福娃“迎迎”吗?

  赵凛松 摄

  迎迎,便是以青藏高原特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为原型。

  赵凛松 摄

  藏羚羊主要分布在中国羌塘、可可西里、三江源等地,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猖獗的盗猎活动时有爆发,被当场批量射杀,剥掉毛皮的藏羚羊不计其数。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沙图什”,一种由藏羚羊羊绒制成的披肩,质地轻软能穿戒指,故称“指环披肩”,重量仅100克“沙图什”,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可高达5000-30000美元。

  而制作1条这样的披肩,需要杀死至少3头藏羚羊。“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岂知暴利攫取驱动下的买卖,又哪里是轻易就能被制止的。

  “喋血”披肩引发的猖獗屠杀

  藏羚羊是温柔和善的动物,不少人都曾听过这么一个故事:

  藏北有个老猎人,有天清晨发现帐蓬对面的草坡上,立着一只肥壮的藏羚羊。

  他眼睛一亮,丝毫没有犹豫,就举起了枪。奇怪的是羊并没有逃走,反而冲他前行两步,两条前腿扑通一声跪下,眼里流出两行长泪。

  老道的猎人并没被这样的求饶打动,他狠下心扣动扳机,藏羚羊应声倒地,仍然保持跪拜的姿势,眼里有清晰的泪痕。

  次日,当老猎人将羊开膛扒皮时,突然吃惊地叫出了声,手中的屠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原来在它肚子里,静静地卧着一只已然成型的小藏羚羊!老猎人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那只羊的身体肥肥胖胖,为什么它要弯下笨重的身子为自己下跪,只是一切都已来不及……

  故事中的老猎人被藏羚羊的母爱感化,从此放下猎枪,消失在藏北草原。但藏羚羊遭大规模猎杀的现实,却比故事残忍百倍:

  2003年3月,可可西里巡山队在可可西里腹地破获一起武装盗猎藏羚羊案,缴获藏羚羊皮64张、枪2支、子弹800余发。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2003年5月,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巡山队抓获两支武装盗猎团伙,缴获藏羚羊皮700余张以及步枪、车、汽油等盗猎工具。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据巡山队员们回忆,当时的场景惨不忍睹:遍地是藏羚羊的尸体和羊皮,不少母羊的肚子里还有没来得及出生的小羊羔。不远处的河水已经变成了红色,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更有甚者,居然直接从活着的羊身上剥皮…

  春夏交替之季,处于妊娠期的母藏羚羊正是羊绒最为柔软的时期,很多偷猎者便将枪口瞄准了这些自我保护能力弱的藏羚羊“准妈妈”,致使大批怀着幼崽的母藏羚惨遭杀戮。

  电影《可可西里》盗猎者原型马生华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起当年猎杀藏羚羊的惨状, “当时我们一枪打在母羊身上,旁边的小羊扑上去,贴着母羊开始哭。”

  这场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杀戮持续了9天9夜,盗猎团伙7人共打死了1000多只藏羚羊,马生华眼中,“可可西里的夜是红的”。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因其上好的羊绒,利欲熏心的盗猎者们开展了丧心病狂的捕杀行动。藏羚羊这一古老种群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噩梦。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藏羚羊数量从原来的20万只锐减到不足2万只。

  为保护藏羚羊,他们腥风血雨中世代驻守

  电影《可可西里》让环保英雄索南达杰为人所熟知,1994年,时任玉树州治多县委副书记兼西部工作委员会书记的他在押送盗猎分子的路上,与对方展开火拼,索南达杰不幸牺牲,年仅40岁。

  索南达杰的逝世唤起大家对藏羚羊保护的重视。1995年,他的妹夫扎巴多杰主动请缨驻守可可西里,同年组建中国实质意义上的第一支民间武装反偷猎部队“野牦牛队”。3年后,他也牺牲了。

  “常年做梦梦见他,总觉得这里的雪山,每一块小石子儿里,都弥漫着他的生命气息。可可西里,是我这辈子的软肋。”索南达杰生前秘书扎西多杰曾这样说。

  2009年,索南达杰的外甥,扎巴多杰的儿子秋培扎西成为一名可可西里的森林公安警察,替他的舅舅和父亲继续着守望在生命禁区。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魏生珠,秋培扎西的同事,负责驾驶巡山车辆。有一次出发时,妻子的预产期到了,可他却一直没有提过请假。但是,由于心里放不下对妻子的牵挂,又受了风寒,到卓乃湖时,魏生珠出现严重高原反应,脸庞肿大,嘴唇青紫,整个人站都站不起来了。更揪心的是,在他昏迷期间,无线电台传来消息,他的爱人难产已经两天两夜,大人孩子生命都危在旦夕!

  “我当时心中重重一颤,立即决定送魏生珠出山。抱着昏迷的他,我心里无比自责、懊悔。”同事的这次惊险,让一向坚强的汉子秋培扎西眼眶发热.。.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直到现在,巡山队员赵新录跟队友虎子去卓乃湖的那次值班还是令他印象深刻。7只失去妈妈、嗷嗷待哺的小藏羚羊被他俩救下来,干粮要分给小羊吃,两个大小伙子,每天每人却只有两袋方便面。

  “有天晚上,我听见虎子做梦在骂我,就推醒他问怎么回事,虎子不好意思地揉揉眼:‘我梦见你把一块饼子送人了,我正跟你吵架呢!’我听完,心里很不是滋味,虎子还饿着哪。”赵新录回忆道。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正是有这群“索南达杰们”们的日夜奋战,可可西里藏羚羊数量从20世纪90年代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目前约7万余只。

  2016年8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下调了藏羚羊的受威胁等级,从“濒危”降为“易危”;

  2017年7月,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青海可可西里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而你我,只要坚持好这件简单的事

  目前,青藏铁路、公路穿越的可可西里腹地,气候变暖、盐湖面积不断扩大等问题,依然对藏羚羊种群的栖息和迁徙活动构成巨大挑战,也是可可西里的环保卫士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此外,2006年以来,可可西里再未听到过盗猎者的枪声,国际上凡是签署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国家,“沙图什”披肩的出售和拥有均视为违法,各国都予以打击。

  而巡山队员们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只要市场需求和高额利润尚存,藏羚羊遭杀戮的危险便不能从根本上消除。

  因此,想让藏羚羊的跃动身影,长久奔驰在生命禁区的广袤草原上,不能仅仅只靠巡山队和管理部门的打击防范;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供图

  更需要的,只是每一个关心和爱护珍稀野生动物的普通你我,能无比坚定地,对非法交易的藏羚羊羊绒制品说不!

  记者:潘雨洁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